關於部落格
一切正在結束,正在開始
  • 133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燈光球體。實驗。人生

第一次見到這位老師是在現代藝術史的大課,上課的稿子是乾乾淨淨的打字稿,要求同學交作業時也規定一定要用電腦打字,說話也是中間語調,平穩又不算太嚴肅。對這位女老師的印象就是中間,中庸,中立,中等外加一點嚴肅。直到這次參與「燈光球體。表演藝術實驗」才跟梅蘭老師有比較多的接觸,發現其實老師私下說話時豐富的表情與肢體語言,讓我覺得有趣極了。

「燈光球體。表演藝術實驗」是梅蘭老師在大課上提到一個跟藝術家和做的活動,我懵懵懂懂聽下來有聽沒懂,倒是被老師敘述這個活動時眼睛裡冒星星的興奮之情吸引,又說名額有限機會難得等等,似乎週年慶限時大搶購的的血液開始沸騰,不管三七二十一下課後先衝上講台留下資料再說。隔兩天梅蘭老師寄上這個活動的大綱與介紹,霧煞煞看了一遍,只知道有個用鋼條拱成特製的球體舞台,每根鋼條上架著許多燈,然後有三天的體驗我們在這球體舞台內跳舞?互動?這對同學對老師都是第一次的體驗,所以沒人知道細節到底會是怎樣。於是我決定乾脆就這樣空空的,沒有任何期待、想法或準備去參加這肢體藝術的實驗。

第一天到現場才知道參加燈光球體的同學約十三位,有舞台系與視覺藝術系。自我介紹時,除了舞台系的同學負責攝影照相,大部分的同學都對表演藝術有或多或少的認知,我則很老實的回答自己是因為不認識所以想瞭解。 實驗開始,負責的藝術家請我們感受氣氛,自由進出球體,並試著用身體與氣氛做連結。 這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先是對什麼叫做「用身體與氣氛做連結」感到不解?再來是同學間其實認識不深,要一開始就在不熟的同學和老師、陌生人面前蠕動身體是一件極為尷尬怪異的事。大家面面相覷先是站在球體外好一會兒,漸漸有同學進球體裡跳舞,有的同學在地上如蚯蚓般爬行,有的同學硬生生地站在一旁。。。。而我不知所措磨蹭了一段時間後,發現厚襪子在木製的地板上太划,很難好好走,索性玩起溜木板。這一玩像是點醒身體上下細胞,全都活躍起來,隨著四周燈光明暗強弱,我試著跳躍、轉圈轉到頭暈、撲倒、慢慢晃動身體、繞著球體拼命跑。。。。這一段實驗不知道維持多久,只覺得自己筋疲力盡,但是玩得很開心,因為沒想到在這樣思緒完全自由的情況下身體與情境的互動可以產生這樣多種變化。 接下來藝術家要求大家把眼睛矇住,試著用身體去感受燈光所散發的熱度,尋找燈光的位置,再對燈光所產生的熱度做想像。這個階段的實驗更有趣,同學們在茫然中互相碰撞,互相追尋熱度,又互相遠離。

第二天則增加「物品」。大家各自帶一個物品來參與實驗,有美麗的絲巾、小沙包、線、氣球、小鏡子。。。等等。每個人得單獨在球體內與自己帶來的物品、與環境作互動。第三天一樣是實驗,不一樣的是有四五十位觀眾觀看。非正式演出結束後,舞台系的同學放映前兩天所拍攝的影片。這些影片是連我們這些參與實驗都沒看過的片段,我是被一段又一段的影像鎮攝住 --- 大家在同一個地點,同一個時間,對環境的感受,透過肢體所表現出來是如此不一樣;或是在被蒙住眼看不到對方時,確有同樣的動作,像魔術般的巧合。而從球體頂端往下拍的景象則有趣地發現即使大家的反應不一樣,聚在一起竟然像一堆昆蟲在同一個地方無止境地移動。有時被陌生又熟悉的身影吸引 -- 這是我嗎?那個自在揮動身體的竟然是我?

我不停反覆思考這三天的實驗,從一開始毫無準備的進入情況,到第三天的變化,這中間有人失望,有人中途退出。而我,一直都沒有期待什麼,也不拿今天做的實驗跟昨天作的實驗作比較,因為這不是競爭,也沒有一定要做到百分百完美的目標,而是一個過程,一個自我實驗的過程,在永遠無法預知下一秒會是什麼動作的情況下,我只想試試看自己可以被這樣的環境激發多少思緒?肢體可以將自己的感受表達到什麼樣一個程度? 沒有預想,盡力去參與這個過程就是了。

而這樣的過程何嘗不就如同人生?

永遠忘不了米蘭昆得拉在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一書裡寫的:人永遠都無法得之自己該去企求什麼,因為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既不能拿生命跟前世相比,也不能在來世改正什麼。…..沒有任何地方可以檢證哪一個決定是對的,因為任何比較都不存在。一切都是說來就來,轉眼間就經歷了第一次,沒有準備的餘地。就像一個演員走上舞台,卻從來不曾排練。如果生命的第一次排練已然是生命本身,那生命能有什麼價值?這正是為何生命總像一張草圖。可甚至連「草圖」這字眼也不夠確切,因為草圖總是某個東西的初樣,是一幅畫的預備工作,然而我們生命的這張草圖卻不是任何東西的草圖,不是任何一幅畫的初樣。

第一次看到這段話時覺得很沮喪,生命就這樣被說得毫無退路的無奈。漸漸的我理解到,就是因為生命沒有退路,所以只能往前走,決定了往前走,就不要後悔。與其猶疑不定擔心做了這樣的決定不知好或不好?停滯不前又怨天尤人,不如勇敢面對每個挑戰;或是與其後悔當初的決定,怨嘆「早知如此」,不如想想接下來該做什麼,盡力去做該做的事。

人生從來不是輕鬆的,每一個階段,每一種選擇都是一場跟自己的辯論。沒有人可以為這場辯論下判決,但重要的是過程,自己這場辯論賽的過程下了多少努力?重要的是態度,面對每個結果與每個開始的態度。而這場辯論賽,我也正在學習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